HelloWorld科学上网官方博客

科学上网,快意人生

[置顶]如何使用HW访问国外网站—Windows系统设置

[置顶]如何使用HW访问国外网站—手机ios系统设置

[置顶]如何使用HW访问国外网站—MAC OS X设置

vim常用快捷键

【剪切/删除】 dd:剪切当前行 ndd:n表示大于1的数字,剪切n行 dw:从光标处剪切至一个单子/单词的末尾,包括空格 de:从光标处剪切至一个单子/单词的末尾,不包括空格 d$:从当前光标剪切到行末 d0:从当前光标位置(不包括光标位置)剪切之行首 d3l:从光标位置(包括光标位置)向右剪切3个字符 d5G:将当前行(包括当前行)至第5行(不包括它)剪切 d3B:从当前光标位置(不包括光标位置)反向剪切3个单词 dH:剪切从当前行至所显示屏幕顶行的全部行 dM:剪

一张纸,高不高,累不累!

出生一张纸,开始一辈子;毕业一张纸,奋斗一辈子;婚姻一张纸,折磨一辈子;做官一张纸,斗争一辈子;金钱一张纸,辛苦一辈子;荣誉一张纸,虚名一辈子;看病一张纸,痛苦一辈子;悼词一张纸,了结一辈子;淡化这些纸,明白一辈子;忘了这些纸,快乐一辈子!当大部分人都在关注你飞得高不高时,只有少部分人关心你飞得累不累。

微风过处

       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。  ------《庄子。知北游》  人生虽然短暂,灵魂却可以在瞬间升华。在那微风过处,飘来缕缕清香。  在一个深秋的日子,年轻的父亲带年幼的孩子去山上采药。父亲在艰难的攀沿,腰上系着一根绳子。绳子的末端是自己的儿子。突然,绳子猛地紧了许多,父亲没有回头,因为他知道如果回头,儿子的处境会更糟。他努力向上爬,哭泣的心却声声呼唤着自己的儿子------终于,儿子转危为安。 

手心手背的另一种诠释

他出生那年,正开始实行计划生育。母亲只生了这一胎,就做了结扎。按理说,他应该是家中的独苗了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但是偏偏在他呱呱坠地之前,已经有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哭声嘹亮地候着他了。于是,他就这样做了弟弟。   两个人长得实在太像了,父母不知谁是谁的时候就解开他们的纽扣。他的胸前有一颗痣,而哥哥没有。   学校里,两个人你追我赶谁也不服输,年年捧回的奖状都是花开并蒂。他们兄弟俩成为村里人教育孩子的楷模,成为父母的骄傲。然而,这种安宁维持到他们初中时出

一只乌鸦口渴了

    他是听着《乌鸦喝水》的故事长大的。    三岁多的时候,他听到的第一个故事是《乌鸦喝水》。    一只乌鸦口渴了......    他会想问题了。讲完,他问妈妈:为什么乌鸦不一下子叼一个大石头呀?那样不是一下子就能喝道水了吗?妈妈笑了:傻孩子,旁边只有小石子啊!你看,你爸爸就是咱家的乌鸦,每月都给我们寄钱,就像这小石子,一颗一颗的,攒起来,攒多了,咱家就有水喝了。    那时候,他的爸爸在

仓吉嘉措

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行事曾叫众口哗,本来白璧有微瑕。少年琐碎零星步,曾到拉萨卖酒家明知宝物得来难,在手何曾作宝看。直到一朝遗失后,每思奇痛彻心肝。结尽同心缔尽缘,此生虽短意缠绵。与卿再世相逢日,玉树临风一少年。 含情私询意中人,莫要空门证法身。 卿果出家吾亦逝,入山和汝断红尘。 至诚皈命喇嘛前,大道明明为我宣。 无奈此心狂未歇,归来仍到那人边。 入定修观法眼开,祈求三宝降灵台。 观中诸圣何曾见

幻城-樱花祭(3)

  樱花祭  在离开幻雪神山之后的一百年中,我成为了一个寂寞而满足的人。  因为我有希望,人有了希望就可以安然而平淡地生活下去,一千年,一万年,笑着面对时光的亡失和生死的渐变。  我知道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,释,岚裳和梨落正在一天一天地长大,他们总会在某一天长大成人,我希望他们可以快乐而幸福地站立在这个世界的大地上,眯着眼睛微笑着仰望蓝天面对苍穹。无论在我有生之年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们,无论他们还记不记得我。  其实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,简单而满足

幻城-雪国(2)

  雪国  在我350岁的时候,我终于成为了幻雪帝国的王。我站在刃雪城恢弘的城墙上面,看到下面起伏的人群,听到他们的呼唤,他们在叫我,卡索,我们伟大的王。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刚继位头发就这么长的国王,只有我自己知道,那是释的灵魂延续在我的生命里,银白色的长发飞扬在凛冽的风里面,我听到释的亡灵在天空很高很高的地方清亮地歌唱,我听到他低声地说,哥,请你自由地……  我能感受到释的头发在我身上留下的寂寞的痕迹,它们的主人已经在多年前死在我的剑下,白色的血迹,伸开的手指,放肆

幻城-幻城(1)

  幻城  很多年以后,我站在竖立着一块炼泅石的海岸,面朝大海,面朝我的王国,面朝臣服于我的子民,面朝凡世起伏的喧嚣,面朝天空的霰雪鸟,泪流满面。  在黑色的风吹起的日子,在看到霰雪鸟破空悲鸣的日子,在红莲绽放樱花伤逝的日子里,在你抬头低头的笑容间,在千年万年时光的裂缝与罅隙中,我总是泪流满面.因为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.这是最残酷也最温柔的囚禁吗?  我的名字叫卡索,我在雪雾森林中长大,陪伴我的是一个老得让人无法记得她的年龄的巫师,她让我叫她婆婆,可是她

HelloWorld科学上网邀请码

请关注http://www.kyzyhello.tk/cod.html页面发放的科学上网邀请码,或发送页面的邮箱申请

Powered By HelloWorld

Copyright www.kyzyhello.tk Rights Reserved.